随笔网 > 散文随笔 > 爱情随笔 >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

|小恒

  七月的骄阳,绽放在这一片空旷的天空,我踏着稳健的步伐,带着细细的碎念,静静地一个人走着,静静地想着一个人。你有想象过自己会拥有自由的爱情吗?以下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内容,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1

  夜晚的小路,行人很少,他们都显得很急促,路灯下的小路长长的,干干净净的,树枝随风偶尔的摇摆几下,尔后是久久的安静。

  路灯把夜色打扮的更加迷人,那晚我的旁边有个你,高大的你让我很安心,一付黑边眼镜把白净的你衬的更显斯文,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我小心的问你我好奇的问题,你回答时很认真;在我们齐齐缓缓的步伐下掩饰着我的紧张,放大着你的平静,也让我更能发现你的思维是那样的敏捷,你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你的故事,我喜欢听你讲话也在不由的去看你的眼睛。

  我的鞋子似乎踏着我起伏的心潮,让我分不清是脚步的声音,还是心跳的声音;当时我偷偷的想,让小路变的更长些吧。

  还好,我没有在遇到你,只是在路灯下看到了你的样子,现在已经有些模糊了,你只是陪我起了一段,仅仅留一下了一份美妙的心情,一切刚刚好,不用问自己喜不喜欢你,不用去了解你,不用去知道你会不会让我失望。就这样,那晚对我像一幅画,一份定格的美好。

  今晚的小路,一切和那晚一样,行人很少,很匆忙,夜色让路灯变的更柔和,路灯下我的影子慢慢的走着,干净的天空中,月亮依然那样美丽,我想捡起那晚我踢过的石子;想拂一下你那晚拉过树枝,细心的想找到你那大大的脚印。一切都很安静,却不会因为你的不在而寂寞。

  记得小时候的我很喜欢一条长裙,在我眼中长裙那么美丽,我想像自己穿上它一定很漂亮,可是它太长了,要我长高了才能穿,可是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不开心,心情却很甜蜜。当我长大了,却没有去寻找它,我想那美丽的长裙应该在一个很漂亮的女孩那里,那女孩一定很幸福。

  人生就是这样,总会让你幸运的遇到些美好的时刻,让你遇到打动你的倾心的风景。可是却不一不定属于你,你只需欣赏就好,就能得到一份美丽的心情,就那样感谢它的出现,感谢他的路过,感谢他到过这里。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2

  曾以为,我会爱你直到生命的尽头,然而现在,我却不愿就此结束生命。是的,我不爱了,再次欺骗了你。

  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想你的幻境中,你渐渐淡去了温柔,我默默地回想曾经的心动,怜惜和眷念一天一天地少去。想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夜晚的梦境里,你不再诱惑我,不再变化的表情和漠然的目光,一次次从我身体透视而过,你感知不到我的存在,相拥的冲动一夜一夜地淡了。忘不了曾经的相拥,也不舍你美丽的温柔和精致的婉约,可是,我知道,这已不是爱了。

  坐在一样的夜色里,习惯地想着你。不再有忧伤的思绪,也不再有甜蜜的相思,只是延续着一种有你的习惯,在夜色里想你。遥想着曾经的你和你的现在,没有了走进你的世界的向往,也没有了拥你在怀的冲动,依然是距离的阻隔,而我却没有了跨越的勇气。你给予了我很多,不一样的温暖和感动,不一样的温柔和美丽,不一样的温馨和甜蜜。然而,夜色里习惯想你的我,体味着没有了爱的想念,心绪不再起伏。

  我是个无情的人,将不爱说的这样坦然,如此的残忍。如果爱情以结果来论断,那么我是个流氓,你从开始的那一刻就爱错了人;如果爱情以过程来论断,那么我是个骗子,给了你一场空欢喜;如果爱情以感受来论断,那么我是个浪子,只会在爱你的时候才爱你。没有了爱,我不再怜惜你,你应该怨恨我,怨恨可以冲淡你对我的爱恋,没有了爱,你不必痛恨自己,都是我的错,即使你折磨自己,也无法惩罚我的无情。

  如果有人说爱情会输给时间,你不要相信。时间和爱无关,我说过要爱你到永远,然而现在已经不爱了,爱情只会在相爱的时间里永恒。如果有人说爱情会输给生命,你也不要相信。爱情只是生命中的一段遭遇,虽然我说过会爱你到生命的尽头,但我依然在不爱中想着你,即使我有结束生命的勇气,那也是因为对爱情失望的逃避,生命的终结从来都不是爱情表达的方式。

  爱不在了,不要再试图找回,就将爱留在回忆吧。我曾经告诉你,爱情是这世间非物质的存在,只能在我们的感性认知中存活。相遇之初,我是个感性的人,多情的思绪如雨滴,缠缠绵绵地敲响你心窗,将理性淹没在爱得潮水里。如今,理性逐渐回归,将感性层层封锁,没有了爱生存的空间,即使我在酒醉后向你诉说爱的思念,那也不过是醉语而已。

  依然想你,但这已经不是爱了,只是习惯了心疼你的孤单。想起了三毛的一句话,“感谢你送我一场空欢喜”,转送给你。我想做一个骗子,但我无法骗你一辈子。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3

  时光悄悄流逝,光阴不再使你我天真,别样年华,与你相依相偎,酸甜苦辣,精彩着你我牵手相望的丝丝皱纹,演绎着时光溜走留下的点点滴滴,多少苦多少乐,你常伴随我左右。娴熟柔情的枷锁,锁住了我漂泊的心。

  喜欢你的每一个笑容,笑的灿烂,笑的天真,你的笑声总是能荡起快乐与幸福的味道,滋润着心中的花永不凋谢。我知道这是爱的力量。

  打从我第一次牵你的手时,还记得,你羞涩的笑容,还记得,含情的红霞,洋溢着你的脸颊,我很欣悦,你情根初动和我颤颤心跳的来电,萌动着你我初恋的胆怯,恰似孩子般闯了滔天大祸,惶然不安…

  走过了多少年多少年来,每当提起这样的话语,我们彼此都会傻笑的陶醉于其中,甚至还会腼腆的重演那个片段,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又一次的红润了我们带有苍老的脸。痴痴含情的眼波中,藏不住心灵深处那瞬间的触动。

  那个时候的我们,对于男女之间的接触,是渴望而好奇,是敏感而胆怯,是含苞未放的花蕾待绽放的悸动,是脱缰野马的跨越般冲出的阻隔。争夺彼此向往的蓝天白云,遐想我们崭新的天长地久。纳青山绿水是我们的脚步,拥潮起潮落是我们的激情,

  虽有阴天乌云密布,也有狂风飞沙走石,没有隔开你我心与心的撞击,执着那份颤抖的心跳和相守的约定。虽有山高水远的距离,也有翻山越岭的跋涉,却未能阴霾心与心的靠拢,坚定那爱情的宣言和永恒的纯真。

  现实的坎坷与残酷,并没有使你我转身,一路牵手相随,相濡以沫,默契着彼此的喜好,聆听这彼此的心声,取悦着彼此的欢笑,抚慰着彼此的伤痕。凡尘世事,红尘有你,福祸相计,不离不弃。在爱情的漩涡里洋溢着你我的沧海桑田。

  回首往事,那满山的杏树花开,那满沟的野花迷香,泉水叮咚,鸟儿啼鸣,居高而望,那翠绿的山川颠覆,那神奇的天地结合,融入眼帘,深情含笑。那一刻情丝缠绕的浪漫,那一刻晚霞斜阳的相依。姻缘…牵手扶肩依偎着爱的长河,古往今来,穿越时空的爱情……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4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懵懵懂懂的遇见,是一树花开的惊艳,多少次执手三生石畔,刻下轰轰烈烈的誓言,在天愿作双飞燕,在地愿做连理枝,君若金榜题名时,迎我一身凤冠霞披,君若一生沐月光,我陪君餐风饮露执手流年。

  曾经相信,爱的桃花源,遍植着春天,清风明月,蝶舞花香,鸳鸯比翼,花开并蒂,一路欢歌笑语,我为你采露煮茶,你为我砍柴挑水,一缕凡尘烟火,把爱烧到沸腾。

  一直以为,遇见没有早晚,相爱便会岁岁年年。缘分没有长短,只要珍惜,就会走到海枯石烂。若能一见倾心,定会十指相扣,烟雨红尘,鱼水缠绵,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也许是我太唯美派,把爱情想象成了神话,总想要一份杨过对小龙女的痴,总想要一份纣王对妲己的宠,总想要一份段玉对王语嫣的专一。无数次令自己嘴角上扬的想象,就像天边的云,飘渺着,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抬头凝望。

  或许幸福来得太仓促,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好,你已经轻驶一叶兰舟,划进我的心海。一丝慌乱,一丝羞涩,都在你的呢喃软语里,化作脸上的笑颜。此生,只想陪你青梅煮酒,吟诗对月,用一份生死相依的执念,走一程爱的地老天荒。

  牵手相依的日子,每个晨钟暮鼓,我都携你的柔情,在彩蝶纷飞的花前,种下一帘爱的幽梦。把你眉间的柔情,嘴角的浅笑,都合着花香,酿成一坛爱的蜜。馥郁芬芳的蜜香,醉了心底的痴念。

  都怪幸福走得太仓促,生死契阔,与子成说的誓言,还幽幽的回旋在耳畔,时光也没有过去很多年,爱的诗篇,还没有写完,我却只能用一个叫做“回忆”的词,来奠基昨天。如果说爱是烧心灼腹的毒,那么思念就是让肝肠寸断的硫酸。

  没有爱上你之前,总会为言情剧里的女主角叹息,弱水三千,何苦只取一瓢?为一个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的人落泪,这样的折磨自己又是何苦?为何不在自己彻底毁灭以前,全身而退?

  爱上你以后,才知道,任凭繁华三千迷人的妖艳,都无法入我的眼。爱一个人,可以放弃自己所有的底线,任凭你一伤再伤,我的心,不设防。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放下自己全副武装的坚强,让眼泪肆意的泛滥。把一曲你爱听的歌,循环播放到深夜十二点,一滴一滴的泪珠,都化作漫天的繁星,变成思念你的眼。不相信,你的爱只是欺骗,不相信,你的承诺,只是一个个的谎言。

  一直相信,不管时光如何的变迁,爱会永如初见。一个又一个闹心的插曲,是爱的调味剂。真金不怕火炼,真爱不怕考验,爱情就是分分合合,缘分,就是聚聚散散。千回百转以后,我还是你心上的疼,你还是我眼中的景。

  还记得你第一次的表白,深情款款的目光,唤醒了我沉睡几千年的心房。从此,苏醒的心房里,便长出了一根爱的常青藤,缠缠绕绕一圈又一圈,把心捆绑,一层一层,成了一堵爱的墙。曾经,我尝试着跋涉了几万里,却始终走不出爱的篱墙。

  不知道,你是缘分安排的最美的相逢,还是我宿命的错误?和你的未来,是我穷尽一生的力气去编织的一个梦,花前月下,行影成双,一丈红地毯,三生结连理。痴痴念念,都似朝露清风,停留的瞬间,是我意料不及的短暂。

  多少次,斟下一壶月光,醉了惆怅,多少次,捧起一地银霜,冰封漫天飘舞的思绪。不过你一个转身的瞬间,却成了天涯陌路。从此,山水无瓜葛,星月不想望,只有一份灼骨的疼,让我彻夜难眠。

  为何爱的同心圆,我俩总是背道而驰,每一的相交而过,都会留下无尽的遗憾?每一次的擦肩而过,都只能默默的期盼,下一个相交点,我能够化作一滴血,撞在你的心房里,融化在你的血脉里,从此生死相依,甘苦与共。

  这一次我痴痴等了三千年,等瘦了月,等寒了山,等待春暖花开时你的出现。怕只怕,等待没有期限,思念变成了云烟,心底的碎碎念念,都成了渺茫的期盼。

  静默无声空对月,闭目双垂泪,思念成了我无法走出的迷宫。想春雨霏霏里的漫步,冬雪凯凯中的相依相偎,想月下共举杯,花前共做对,一幕一幕,都如过眼云烟,飘散在眼前。无法抓住的从前,埋葬了心头多少念?

  若前世三千次回眸,换来了和你今生的擦肩,那我从此用一生来回眸,能否换来下一世和你共结连理?走过奈何桥,不饮孟婆汤,愿只愿,来生的相遇,来续写今生的初见。

  为爱情自由而死随笔5

  再次相见时,是在一个冷雨飘飞的冬天,她穿着一条浅 色 的牛仔裤,一件他送的水红色大衣。没有伞,如丝的细雨簌簌地飘满她的发,她的衣,他还是 第一次 见到这么晶莹剔透的她,他震撼于她的美。

  岁月不饶人,她似乎没能逃过岁月的磨蚀,有些憔悴了,他惊诧于她的沧桑。只不过,她还是那样的矜持,那样的温柔,唯一变化的是眉宇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忧伤。她显得那么坚强,好像在这离别的日子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她似乎要告诉他:一切安好。

  曾经,在那个欢天喜地的象牙塔里,她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人,除了那个外表冷酷,有些桀骜不驯的漂亮的 男人 。依稀记得,他们曾经有过短暂的浪漫,在那芳草萋萋的林荫道下,在那火树银花的不夜天,两个人,肩并肩,走过一弯又一弯,一道又一道,总也舍不得停下前行的步伐,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在这单纯的年代,爱成了彼此邂逅的疯狂。

  美好的时光总如白驹过隙,为了梦想,他背上了行囊,拖着沉重的步伐,去寻找那属于他的梦。在一个似雨非雨的阴天,他走了,没有太多的言语,没有一丝忧伤,只是一直朝她摇手,她 微笑 着、镇定着,只是,不舍的心似乎在颤抖。

  他走了,随他而去的还有那属于他们的过去。人走楼也空、人去茶也凉。一直以为,她自己会陷入黑暗的深渊。谁也没有料到,他们的 故事 还是续写了下去,这多少有些让她措手不及。她已知道,距离再远也阻挡不了那两颗炽热的心,他已根植于她的世界,她已嵌入他的心扉。

  华灯普照的城市,璀璨的夜晚,一切总是那样的撩人。可正如朱自清所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没有他的世界,热闹似乎都是别人的。常常一个人走在 繁华 的大街上,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于浑浑噩噩中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以最快的速度单调的重复着洗脸、刷牙……然后,捧一本书,漫无目的的乱翻,似乎能够找到些许心灵慰藉。

  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依然独坐床头,痴痴地、傻傻地等待,等待那跳动的、专属于他的音符,即便等到的总是失望,却也还是那样天真执着。为了不错过那让她魂牵梦萦的声音,放在床边的电话,铃声总是越调越大,直至没法再大。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在绝望的等待中睡着了。可她知道,他有他的难处,一个人在遥远的他乡也不是一件易事。她相信,两颗彼此牵挂的心总有相聚时。

  曾经无数次幻想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奉上一束火红的玫瑰,递上一个期盼的眼神。也曾无数次在睡梦中与他相遇,相遇在那无人的夜晚、浪漫的沙滩,在那似雨非雨的阴天。不知有多少次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似是而非的他,总会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美妙的尴尬。那首他最爱唱的《飘洋过海来看你》,有些哀伤,有些凄婉,却已成了她精神的寄托,熟悉的旋律、百听而不厌,只为对他的牵念。

  一个人的城市,多少有些孤单,一切都是那样单调乏味。工作,还是工作; 生活 ,还是生活。没有忧伤,没有眼泪,没有失落,还是那样出的出类拔萃,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除了她自己。也许这一份牵挂总在激励她前行。“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曾经总是固执的认为,他一直在她身边,从未走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世间,总有一些人,一眼便万年、一瞥便永生。初见惊艳,再见也依然。多少年过去了,他从未羡慕天空鸟比翼,她从未嫉妒水中莲并蒂。只为那初见时的回眸,只为那莫名的心跳。

  执着的心终有回报,他来了,她那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依旧白衬衣,黑裤子,还是那样酷酷的样子。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没曾想到,岁月的洗礼,他也没躲过。曾经稚嫩的脸庞已有了 青春 的划痕,单纯的外表已显沧桑。这熟悉的打扮,这陌生的脸庞,早已搅动她晶莹的泪花。

  岁月无声,但却已留痕,沧桑已写在他们脸上。“ 人生 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对于走过千山万水,经历重重考验的他们,沧桑早非羁绊。

  如今再相见,有 情人 终成眷属。她已不再忧伤,他已不再高傲。只是,同样没有太多的言语,没有太多的喜悦,因为一切尽在无言中,只为在这冷雨飘飞的冬天,相遇在沧桑。


    29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