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假的雨

|过河小卒

  暑期的雨,真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喜怒无常,顽劣成性,一时让人揣摩不透 。

  虽然成长在农村,但是因为当地的水利工程已经破坏得不像样子,煤矿林立导致地面塌陷严重,我们的庄稼地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用水浇过了。原先到了秋收季节,玉米棉花,黄豆,绿豆等等农作物,应有尽有,那才叫丰收呢。可是现在至少有20年,我们村儿只能种一季玉米了。因为玉米耐旱,产量又高,只要在暑期多下几场透雨,就能保证有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我们家种着8亩地玉米,每年10月1号到了秋收的季节,院子里的玉米穗子堆得就像小山一样,暑假里孩子们都在家,妹妹妹夫都来帮忙,要把玉米皮都剥掉,并且都拔到房上,至少得一个礼拜。手弄得生疼,长期弯腰,弄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于是去年我花了1000多元买了一个小型的玉米脱皮机。

  本想来年大干来着,今年单单买化肥,旋耕地,就发了1000多元。谁料天公不作美,地也深耕了,化肥也撒下了,天却一直不下雨了。连续两个多月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持续的干旱让早早把玉米种下的农民怨声载道。到了玉米灌浆抽穗儿的时节,地里的玉米依然像矮草一样。靠玉米来换钱没指望了,当青饲料喂牛还差不多。

  暑假过了一半儿了,近两天不靠谱的天气预报却越来越准了。村里到处都是闲置的庄稼地,在播种的季节等雨等不来,过了播种时节雨却下起来没完没了了。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今年暑假就像一个荒诞剧,一边是“赤日炎炎似火烧”,一边是注意防水,注意防泥石流,注意雷雨天气。可是农民们他们不关注假期安全,他们关注的是自己庄稼的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