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边草

|杜方清

  赵小雨上中学了。

  上中学的赵小雨已经不跟同学躲在草垛里讲鬼故事。

  中学环境模仿了隔壁小学,也圈了半座山当后花园,只是这半座山全修了石梯石桌石凳子,两边种了万年青和一些绿植,一棵野花杂草也没有。

  所以,无法像小学一样,侥幸寻得半块未开发的荒地。

  开学第一天,赵小雨就逛遍了学校的角角落落,连女厕所都进去数清楚了有十二个坑。

  在男厕所门口站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厕所标准的长方形建筑,估计男厕所也就12个坑吧,没有面积再多一个。

  放心的转身走了。

  最后被学校后山的斑驳树荫惊艳到,欢喜得像猴子一样,跳跃着奔腾,一回头发现前面教师楼窗口里有双冷漠的眼睛,带着眼镜,扫视了她几秒,再镇定的移开。

  很久的时间,杜小雨一直记得那眼神,像在看小丑。

  似乎冥冥之中提醒着她,在学校不要太猖狂。

  赵小雨的中学生活正式开始。

  她长大了一点点,长高了一点点,收敛了上树掏鸟蛋,下河捞螃蟹,偷邻居地里红薯的疯劲,变成了话不多的文静女子。

  第一学期,赵小雨的语文成绩名利前茅,其它就烂得一滩糊涂。

  她唯一的乐趣就是写作文看小说。

  上地理课看,上数学课看,上英语课看,被没收的小说不计其数。

  除了小说之外,她还喜欢班上的一个男孩子,叫邓培培。

  邓培培的成绩也很差,长相一般,但是他很幽默,活泼好动,所以班上好几个女同学都暗恋他。

  但是他喜欢的是赵小雨的同桌兰儿。

  兰儿是个美丽的女子,瓜子脸,黑长发,大眼睛,很秀气。

  班上喜欢兰儿的男孩子很多,邓培培不过是其中一个。

  兰儿喜欢的又是班上另一个坏胚子学生,长的高高瘦瘦的,成绩倒数,却能写出班上最漂亮的字。

  那些初初发芽的情愫啊,小屁孩子们明明连情是个什么东西都没弄明白,只揣着一颗稚嫩而滚烫的心,窃窃的欢喜,痴痴的难过。

  赵小雨小说看得多了,自认为几分清高,虽然暗恋着邓培培,但看到班里甲乙丙丁乱七八糟的情网,小心翼翼的捂着自个的秘密,从未表现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自卑。

  赵小雨的身世有些坎坷,自小被送出去,在养父母家四岁时,一次意外,她被开水烫了右手。

  然后被送回原生家庭,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她并不受待见,不被虐待就不错了,更别说宠爱。

  加上手上狰狞的疤痕,她从不敢穿短袖,过得畏畏缩缩。

  表面上沉默寡言,甚至几分清高,实际上她一直认为自己低人一等,不配拥有美好,不配快乐。

  第二学期,是个多事之秋。

  班上发生了两件事。

  开学来了个转校生,叫李青。

  第一次看到他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就让很多女生移不开目光。

  因为在这个学校里,学生基本就是附近几座山、几个村的孩子,个个又黑又粗犷。

  突然出现的李青,带着文质彬彬的书生气质,皮肤比班里的女生都要白,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黑潭般的眸子,轮毂刚毅,要命的是,他的微笑。

  台上一站,立刻就将大山里的孩子比了下去。

  赵小雨认真的看了看那个男孩子,很像小说里的少年。

  然后便不再关注,低头偷窥她的心上人去了。

  所有女生,都感受到了班上男生的敌意,他们都对李青的出现很噬鼻,最直接的行为就是不跟他玩,孤立他。

  所以刚开始一段时间,都会看到李青独自在操场边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打水,一人散步的情景。

  刚开始班里的女生是羞涩的,大约实在不好意叛变太快,都只是偷偷看他,上课看,下课看,窗户缝里看,书后面看……

  胆子大些的刘燕最先主动找他借了一支笔,半个小时一个字没写,又去还给他,小声说了句“谢谢”。

  后面陆续也有几个女生模仿。

  突然之间, 班里一半以上的女生,不是墨水没了就是圆珠笔坏了。

  看得男生们直咋舌。

  赵小雨没有去,赵小雨当然没有去!

  她就默默暗恋她的邓就足够了!

  她想好了,她要忠贞不二!整个中学默默的将他喜欢到底。

  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后,女生们又多了一个找李青的理由,就是请教问题!

  因为他是班里第一名!全级第一名!

  班上平时那几个凭着成绩傲娇的尖子生有些坐不住了。

  尤其是一个叫黎书航的男生,平时班里前三名,年级前十名。模样不丑,五官端正,甚至也有几分姿色,一直稳坐班草的位置。

  从李青出现后,追逐他的目光少了,天知道他有多享受这种目光。连收到的情书数量都直线下降!如今成绩上也被人家压得死死的。

  一下将他的自尊伤得体无完肤。

  他曾组织班上的男生要团结!同仇敌忾!奈何和李青暗自较劲很久,人家直接不鸟他,还是一个人悠哉的上课,看书,逛校园。

  第二个月月考还是全级第一。

  黎书强阵地突变,成了李青的护卫跟班,心甘情愿,马首是瞻。

  班上的女生已经不敢轻易抱着某种目的去接近李青了。

  因为大家都看懂了他微笑后面的冷漠和疏离。

  谁也不想被他讨厌。

  想着远远的看到他很好呀,这样的男生,不可能轻易属于任何人。

  赵小雨很喜欢看偷看他的女生。

  很多时候的场景是,李青站在教室门口的梧桐树下,教室里的三五个女生偷偷看着他的背影。赵小雨看着几个女生那痴痴的眼神,用生吞活剥来形容也不为过,不知道她们已经在精神上将人家凌辱了多少次。

  赵小雨不由得就笑了出来。

  这本无碍的,可是这抹笑容刚好落在转身的李青眼里。

  这是她们第一次对视。

  开学两个多月了,这是她和他的第一次对视。

  李青只在她脸上停顿了一秒,眯了一下眼睛,转身进教室。

  赵小雨有些歉意,想到自己对邓培培的一篇“痴情”,实在没有资格嘲笑别人。

  她有些担心李青进来会恨她一眼或者骂她两句,事实是人家进教室便坐下来看书,不曾鸟她。

  她耸耸肩,松出一口气。

  第二件事,便彻底的影响了赵小雨的中学生活。

  一天中午,邓培培突然走赵小雨面前,怒气冲冲的质问;“你说班上不见的书是被我偷的?”

  赵小雨啊了一声,一脸懵逼。

  “我说,是你在班上传言,说不见的书,是被我偷去卖废纸了?”

  这一个星期很多同学的书都莫名其妙不翼而飞,此事全班包括老师一直在调查,没有半点眉目。

  赵小雨立刻站起来;“我没有,谁说的?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邓培培似乎并不想听她解释,厌恶的丢下一句;“别以为你家有钱就了不起,八婆,大嘴巴,贱人”。

  然后就走开了,坐在后面,一直骂骂咧咧,旁边有同学问他怎么回事,他便一边骂一遍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赵小雨在他骂完第一句话就不争气的哭了,一下子无力的坐在凳子上,眼泪喷薄而出。

  委屈,极度的委屈。

  灌满胸腔的烈火啊,化着泪水,无声的流淌。

  旁边的同学都在看热闹,她无地自容,正准备起身离开逃出校门,上课铃声突然响起。

  她慌乱中只能坐下上课。

  一整节课,班上所有人都纷纷侧目,赵小雨以为大家都在看她的笑话,更加委屈难受。

  其实,大家只是惊讶,一个人居然可以一直流泪40分钟,不曾停歇。

  李青偏了偏头,难道那里有泉眼而不枯竭吗?

  他想起那天那个透过窗户的笑容。

  最后五分钟,老师似乎实在看不下去了,将赵小雨叫了出去。

  问了话,赵小雨摇摇头,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努力挤出一句话。

  没…事,肚子…痛,想…请假。

  老师立刻暴跳如雷,肚子痛为什么不早点说,痛成这样子,赶紧回家去,能不能走?

  赵小雨艰难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赵小雨的爷爷是地主,革命时代被斗得一盆如洗,却也留下了经商的脉络。赵小雨的母亲和父亲生意几十年,做得极好,在中学校门口两百米的街上就有一栋房子,很近,很多早晨赵小雨都是听到学校的喇叭才起床。

  被喜欢的男生当众这样骂,这样冤枉,这样厌恶嫌弃,赵小雨觉得真是生无可念。

  奈何那个年纪,还没有自杀的勇气。

  在又哭了一天一夜后,她红肿着双眼去上学了。

  她已经不想去找邓培培,不想去追究,不想去查找事实真相。

  其一是自己臃肿的脸孔。

  其二是已受过这般侮辱,其它都不重要了。

  看到赵小雨的沉默,邓培培更加码定事实,开始理直气壮的时不时给她一个轻蔑的眼神。

  赵小雨都生生受了。

  从此更加沉默。

  很多时候,她都一个人去学校后山寻一个安静的树树荫,看书,发呆。

  现在她最怕上语文课了,她受不住语文老师关切的目光,以前她总会回应,努力写好每一篇作文,而现在,她最怕老师每次将她的作文在课堂上当散文念出来,末了在让她在众目睽睽中上去将作文本领回来。

  赵小雨每走一步,如芒在刺,头恨不得低到尘埃里。

  赵小雨开始作文留白,要么词不达意的胡乱编写,或者上课的时候表情木纳,不再给善良的语文老师任何回应。

  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每天只是看小说,将思绪安置在另一个世界里。

  慢慢的,她感觉到异样。

  有天下午在后山的树荫下,看书发呆,抬头便看到了李青坐在不远处。

  李青并未看到她,在石桌上专注着什么,偶尔在书上龙飞凤舞,似乎并不知道她的存在。

  赵小雨斜靠在树荫下,视线穿过斜阳的明媚,穿过树枝的斑驳,总能看到一个专注而清秀的侧脸。

  三天连续的巧合让赵小雨有些意外,叹了口气,决定让地。

  一个礼拜没有去后山。

  教室门口有一排梧桐树,树前是花栏,围了一圈很大池塘,有水有桥,有花有草,还有一棵两人高的石榴树。

  赵小雨最喜欢那株石榴,每年花开,万绿丛中一点红,煞是俏皮可爱。

  下了课就站在教室门前的梧桐树下看那株石榴树发呆。

  下雨了,起风了,梧桐树叶随风旋落,想起上次的伤害,眼泪沽涌出来。

  她连忙偷偷擦净,自信没有人能看到。

  转身进教室,写了一段梧桐树和小麻雀的故事,欢快活泼的文字,没有一点伤感。

  春去秋来,最后一学期的时候,赵小雨的语文老师走了,据说调到另一个镇上去了。

  新来的老师是个眼镜男。走进教室的第一眼,赵小雨愣了一愣,感觉莫名熟悉。

  回忆了很久,她想起开学第一天,后山教师楼窗户里的那双眼睛。

  没错,是他。

  看那副油盐不进的冷漠表情。

  意外的是,新老师格外关注她。

  她的作文和语文成绩明明已经隐藏到中等去了,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上课看小说,写老师被逮到,他也不批评,就是在你看书正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从背后窜出来,不动声色的拿走语文书下的小说。

  一个月,被没收了八本书,亏得老师没有发怒。

  赵小雨不知道,前一任语文老师走之前特别给这个老师打了招呼,让他“多多关注”。还说她之前的成绩是如何如何优秀。还将她以前写的作文给他看。

  眼镜老师翻了翻,推了推鼻子上的镜框,将她所有的作文都翻完,微微有些动容。

  他还知道,她是学校里唯一的残疾学生。

  有一年政府补助,赵小雨在校长办公室把残疾证书揣兜儿藏好,将200元补助金放在校长桌子上,笑着说;这证是我爸妈逼着我办来骗钱的,我又不是真残疾,只是有疤痕难看而已,我不要钱,给你用。

  当时他正在办公室复印资料,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那个孩子的倔强,和一触即破的自尊。

  眼镜老师试图将她拉回正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赵小雨发现了他的企图,偏要反抗斗争。

  又一节语文课,赵小雨低头看《淘气世家》。

  背后被人扯了一下,她恼怒的回头。

  后桌是班上出名的调皮蛋带鬼,外号南瓜。

  南瓜难得善良一次,告诉她,眼镜老师已经发现她的小动作了,快点把书收起来。

  赵小雨质疑了一下,老师明明站在了另一边的角落,应该没有发现的可能吧?

  为了感谢南瓜的善意,她还是将书收了起来。

  没想到老师漫步而来,又再次“不动声色”的将她收起来的《淘气世家》拿走。

  赵小雨低下头,等老师走远,回头向南瓜道谢。

  也是这一回头,她发现了一个眼睛。

  背后一直有道视线老是注视她,审视她,很多时候她觉得是幻觉,直到那天她一回头,触碰到那双深沉的黑眸。

  他仿佛注视了许久许久,一动不动。

  赵小雨每次躲在后山树荫下看书,一抬头,不远处就是一张清秀的侧面。

  她换了东边一棵树,他也换到东边不远处的石桌,她换了西边一棵树,他也换到西边一棵石桌。

  仿佛是赌气的试探,无论她换到哪里,不远处总能看到他。

  赵小雨有些恼怒了。

  可明明他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

  这份情绪想要发难实在些无力。

  有一天,同班李显丽过来找赵小雨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天。

  说李青是市里二中的学生,因为家里出了特殊情况,才被送回老家来,人家在市里有女朋友,那女孩皮肤白嫩得吹弹可破,漂亮洋气得很。

  这番话说得实在…赵小雨不知她是来找自己八卦的还是…?

  按逻辑,八卦实在不符合她们之间的关系。且,她言语间满满的敌意,甚至还有…嫉妒?

  很快,赵小雨就从李显丽对李青痴恋的眼神里读明白了原因。

  她将自己假想成情敌了。

  背后的目光依然炙热,半期考试,李青一下子退至第六名。

  好几位老师分别找他去办公室谈心。

  第二天,他从第三个刚办公室出来,走到赵小雨跟前,看着赵小雨,足足站一分钟,仿佛有话想说。

  赵小雨吓得捂住心脏,一句“我艹”差点脱口而出,他…他要说什么?

  “语文老师说,让你去趟办公室。”

  “嗯?”

  “老师说;让,你,去,趟,办,公,室。”

  “嗯?”

  “马上!”

  赵小雨松下一口气。

  李青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赵小雨起身走出教室,在门口停下来,回头质疑的望了眼仍然嘴角上扬的李青;“叫我?”

  “嗯。”

  “叫我干嘛?”像喃喃自问,并不指望他回答,没想到他走过来从兜里摸出一张纸条递给她。

  赵小雨本能的接过来打开;“老师们问,为什么我的成绩倒退了,最近学习总是不在状态,我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因为你妈!!!

  赵小雨怒发冲冠的望着走远的背影,将纸条柔成一个团。

  犹豫片刻,咬牙切齿的握着拳头走进眼镜办公室。

  边走边在心里怒吼;关我屁事!关我屁事!关我屁事!

  于是,她走进办公室还没等老师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关我屁事!”

  字正腔圆,义愤填膺,声音朗朗!

  眼镜老师吓了一跳,推了推鼻梁上的框架,看着她剑拔弩张的模样,有些疑惑:“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事?”

  赵小雨找回失去的理智,瞬间恢复唯唯诺诺的无能模样。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

  眼镜老师递来一张资料,继续埋头批改作业。

  赵小雨接过来,是一张全国中学生作文比赛。

  确定不是李青说的那回事后,赵小雨松了一口气,没心思细看,直接还到桌子上。

  “准备一下,这两天多看看写作方面的书,前五名有奖。”眼镜老师头也没抬,自顾自的说到。

  “我不想参加。”末了又补一句“没兴趣。”

  眼镜老师看了她一眼,将身子后移,放松的靠在椅子上。

  “如果你参加比赛,只要保证认真对待,无论拿不拿名次,我都把这学期的没收的九本小说还给你。”

  “………”

  “如果你再努努力,哪怕只拿到第五名,奖品是一套名家作者全集。”

  “…成交!”

  开门出来,在门口碰上一双深沉的眸子,挺拔的鼻翼下嘴角上扬。

  “你偷听?”

  他没有接话,陪着赵小雨走过长廊,穿过小桥,踩着梧桐落叶走进教室。

  在教室门口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也参加了这次作文竞赛”。

  “啊?”抬头惊讶的望了他一眼,反应过来便低头走回座位。

  这一幕落在大家眼里,实在是别有意义,居然在教室门口公然私语,还表情怪异!

  肯定有问题!

  没过几天。

  学校突然有传言,说李青和赵小雨有“较好的”感情,李青为了赵小雨“四顾”办公室,第五趟亲自将赵小雨接回教室。

  还在教室门口公然“调情”。

  说语文老师默认了二人感情,允许培养,甚至课堂上公然说;“你们二人下午放学后来办公室一趟,平时多沟通交流。”

  简直在助纣为孽!

  赵小雨不知道,这些流言蜚语是李青让两个朋友故意传出来的。

    上一篇:绝处的灯塔

    下一篇:一句话的感慨

    精选图文
    • 一句话的感慨
      一句话的感慨

      1星光在几万光年外穿越而至,而我们却在很短的距离内丢失了彼此。2没有什么可以永恒,没有什么除了,你我之间,

    • 追梦
      追梦

      梦之蓝,蓝似大海般的辽阔。似云般的柔软,却只是浮生一梦,飘渺间化为虚幻。 我的梦,中国梦 ,这无疑是现代青

    • 奔跑,让生命怒放
      奔跑,让生命怒放

      奔跑,顾名思义就是跑起来,在这里跑起来并不是真的跑起来,而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跑起来 。因为只有跑,才会有飞

    • 久违经年,如同虚设随笔
      久违经年,如同虚设随笔

      故事始终是故事,无论是一个人自导自演,还是群首华丽登场,都只在于结局。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

    • 你若盛开,清风徐来随笔
      你若盛开,清风徐来随笔

      若要问我进入高中55天的最大感受,两个字迷失。我以为,我很清楚,我很清楚我是怎样的人,想成为怎样的人。我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