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结

|随编

  顺着往昔溯流,记忆里的褶皱,随黄消瘦。竹窗外的鸣奏,宛如如大海中出色的舵手。像那古词一首,站在谯楼,看过多少荷折之秋。暮色收在远江口,断虹霁雨,残照当搂。谁在落笔前先走,是什么时候?

  爱情有什么符咒,框住了无数灵魂的结构,失真的温柔,让谁善感多愁,谁能忘我地感受,在哪里会有?

  雨敬秋,柳恋楼,她的愁,谁也不能承受,多少日夜孤守。微寒应候,倚门几回首。我留你走,这样不够,爱不是固定旋律的节奏。斜阳染草,几度红,摇曳江上千帆游。

  回望花,人先羞。他的恨,谁也无法看透,多少岁月情纠。衣随步皱,凄冷蓼花愁。你留我走,这样不够,爱不是翻来翻去的沙漏。轻抚梳弄,浅握手,任思绪缠绕双眸。

  冷冷太阳,密云掩藏,洌冽西风妖娆谁耳旁。年少轻狂,不把青春放心上。皓皓月光穿云偷望,宛如落魄歌姬泣诉衷肠。悠幽街道,摊于月下曝光,陨落之星私藏在行囊。切切思念,悬在天央上声声呼唤。

  泪湿一段罗巾,终梦不成,夜深长亭谷外诉歌声。

  红颜虽未老,恩断义绝,斜倚熏笼坐到明,却不遇晨光。

  雨蒙蒙,撑伞为你千年等,化彩虹,低诉离人忘誓盟。黄昏昏,夜晚晚,何处寻你,再相逢。姹紫嫣红染遍,多少追风云,案滩留旧痕。往日爱,不能恨,寥寥雨中,过客匆匆。

  几番期盼望穿秋水,问夏日几时敢来。一腔炽爱,心怀所望,盼之深,等之切,能让海浪翻覆癫狂。落红流水悄然远走,消逝无踪,也许能为两人释怀尴尬。常沙滩独自徘徊,旧日足痕已被浪花吞掩抹去,默默的怂恿,知趣的远离。

  旱等寒,干等甘。

  望乡溪已干,寻常渡口旧人不见。乍看早秋,犹似暮春,江南岸北风号寒。爱人的心脏,无法逞强,尽量佯装不痛不痒。一时别,何时休。青稞木,已成舟。断碑横路,北燕南离,岁月人不留,孤单却长久。再迟疑再仿徨,也已对过往认账。

  碧空远,流水长。挽歌追,忆故乡。昨爱人,他身旁。多年未解忧,相思梦白头,叹颂江南依旧,独自醉酒。多少烟雨花楼,看尽人间风流。沉默胭脂,滚烫泪行。败红粉旁,遮谎掩伤,欲盖弥彰。素瓦之身,颓旧衣裳,与谁言尚。

  夜莺啼声凄怆,深秋枫又红,遮晴空,袭严冬,留残梦。流水恰似落叶飘零,莫待樱花树盛开,踏雪寻芳踪。且把浮名换了淡斟低唱。叮咛无限,柔情千缕,摇曳白云乡,天马行空声势壮逍遥山色湖光

  谁忘了那关於爱情的规则。多少两人漫步,如今变成街上一个人哭着。坐立难安,还能怎么去优雅呢。

  谁,被爱选中,做下一个伤者。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心坟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