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网 > 教学随笔 > 教学随笔 >

古诗赏析题,开放度大一些如何

作者:过河小卒 日期:2018-12-15 12:37:15 浏览:13

  第二次月考古诗赏析,考的是杜甫的名篇《春望》。最后一道题问的很奇葩:“白头搔更短”,这个搔字锤炼得好,好在哪里?

  我以为学生们的语文学习兴趣就是被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给摧毁殆尽了。说到古文古诗中的炼句,大多集中在形容词动词部分,尤其是词类活用,并且借助了精彩的修辞手法,这样的出考题目无可厚非。比如“春风又绿江南”,这个绿字锤炼的好;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着一闹字,境界全出。很稀松平常的一个字,让学生硬要分析出一番大道理,不是勉为其难是什么?比如这个搔字,它不就是挠的意思吗,用挠字当然可以,用抓也不错呀?因为下面是“浑欲不胜簪”,所以这个动词用梳,我认为也不算怎么不合适。如果这个题换一个方式问一下“白头搔更短”,这个搔字还可以换做别的什么动词?说说你这样换的理由。这样出题,窃以为开放度要大一些,学生们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让学生赏析这个搔呢,按照老师教给的赏析语句的办法,几百个学生都是一个样子,毫无创新可言。不仅拘束了学生的思维,也容易养成学生只靠死记硬背来应付考题的习惯,还使得学生说大话,说空话,就是不会说人话。

  不要迷信名人吧,名人有妙手偶得,名人也会绞尽脑汁,字斟句酌,当然名人也会犯浑,写一些连普通人都不及的语句。如果要不是杜甫,我以为这个搔字用在诗句中,真的没必要专门拿出来去做分析,如果非要让我做判断,我只回复三个字“好个屁”。

  古诗句的赏析题,为什么开放度不能更大一些呢?诗无达诂,为什么让性格各异的学生都照着一个标准答案去答题呢。出题的那些特级老师啊,你也搔搔头皮,用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