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老师,我为什么这么面目狰狞?

|过河小卒

  上一周,人家都说我更年期到了。因为同事们总是听到,我在班里边声色俱厉给给学生吼。

  说来惭愧,转眼也是快二十年的老教师了,做班主任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是,管理班级的经验,依然没有什么进步,依然是靠自己老掉牙的经验,学生不听话,依然靠吼。

  我们班的教室是进教学楼以后第一个教室,领导检查,首当其冲,老师们的签到,也是在我们教室门口。人来人往,我们的教室就成了学校的窗口,就成了学校的眼睛珠子。班级卫生距离关乎我的尊严,关乎学校的脸面。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于是我每每早出晚归,上课前总是第一个到教室,坐在我们的讲台桌前,守着自己的学生。靠着我的看护,我们的班级纪律,还总是受到年级组的表扬。

  可是我的学生们没有自主管理能力,许多学生自治性很差。我们年级组要求提前三十分钟进班级,可是总有学生打乒乓球,打篮球,打得不亦乐乎,忘记了时间,迟到成了家常便饭。

  作为班主任,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只知道学习,他们如果有兴趣爱好,我还是支持发展他们的兴趣爱好的。可是兴趣爱好往往又与学校的纪律和制度相冲突。正是贪玩的年纪,男孩子们一运动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于是,我在讲台上训他们。训斥他们利用了我的好心,同时又抱怨自己纵容了他们。对于屡教不改的学生,我甚至动用了家法。我用竹棍狠狠地敲打他们的手,抽打他们的屁股。有的孩子都被我打哭了。

  我知道作为老师,生气的时候,我的面目是狰狞的。所以我总是克制自己在学生面前尽量不生气,努力做到,态度和气,笑容可掬。可是偏偏有学生不吃这一套,我的温和纵容了他们,我的笑容让他们肆无忌惮。

  做老师,有时候我觉得扳着面孔,装深沉是很痛苦的。可是,老师要管住学生,必须让学生怕自己,让他们怕自己,不给他们点厉害是不行的。所以几乎每一周,我都要歇斯底里地对着学生喊一通,我都要把几个学生叫出来,惩罚他们以达到杀鸡敬猴的效果。

  良好的纪律,严格的管理,声色俱厉地训斥,气急败坏地体罚,为什么我把老师做的这么狰狞呢?

    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