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台山

|杜方清

  二月春草年年绿,三月老树岁岁新。

  我揣着满心的欢喜拾阶而上,踏碎午后斜阳来见你。

  我们相识八年,在我满二十八岁第一天,我就想着来见你。

  我每年都来看你,或在枯黄的秋,或在燥热的夏,或者在冷冽的冬。

  而我最爱的,仍是你阳春三月的样子,绿成我最心悦的颜色。

  我常想,大约因我是三月的羊,八字里吃着青草长大,所以最是无法抵抗大地碧绿的袈裟。

  与其说是我爱慕于你,不如承认,是你一直以永恒的姿态,陪护着我们长大。

  晨珠抽草甜,携君夏裁椒,折枝扯叶脉脉诉衷肠。

  而今皆不在,岩残栏锈乱,雨台山寺树柏且苍苍。

  我曾在晨曦沐着阳光踏着露珠,弯腰寻着新发的毛草尖儿,放进嘴里很是软甜。也曾携带着夫君在夏日来偷偷裁摘过野花椒回去熬饺子汤。更在苦愁烦闷的时候来到山上,一个人静静呆站着眺望,将心事赠予远方连绵的山脉和朦胧的霞光。不知不觉,脚边一地的残枝落叶,竟都是被我顺手扯折的。

  啊哈,你身边恣意而生的野草都被锄掉了,那几颗野花椒树也不见了,像被排了版,你正规的披着统一的草皮,身旁站着规矩的小树人。

  他们给你换了衣裳,怎么不帮你修补一下残岩断壁呢,前面锈迹斑斑的铁栏杆也该整理了。

  你变庄严了,是不是革命的魂魄把你吵醒了?哈哈,那几颗柏树还是斜斜歪歪的站着,你骨子里还是懒散的。

  我喜欢站在你的肩膀,吹清冷的风,想着过去未来,想着从古至今,想着今天明天,想着下午夫君炒的饭菜。

  以前,我如痴如狂的爱着雨天,在一个夏的细雨绵绵,我撑着伞将你逛了许多圈。

  我还想起多年前的那天凌晨了,天还未亮,我们把老刘骗下来,他在中心花园嚎着歌等我们,我和二妹小人得志的贼笑,拉着他一起来打羽毛球。我们曾豪言壮语的约定一起跑步,第二天三人都装焉儿。

  让老刘带那时候还没结婚的夫君去钓鱼,我说老刘,我请你吃了那么多顿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你钓鱼的时候好好跟罗文聊聊,假装不经意间夸我一下,不经意间又夸我一下,等等…怎么夸呢,就说这姑娘勤俭节约,善良孝顺,卖手机也还可以,是个过日子的…

  老刘说,你确定就这个了?

  二妹,你说呢?罗叔叔好还是亚亚好

  罗叔叔

  胡爷好还是罗叔叔好

  罗叔叔

  送地瓜的好还是罗叔叔好

  罗叔叔

  还有那个谁…

  罗叔叔

  好吧,老刘,就他了。

  老刘我们去偷虾吧…

  于是我们大半夜骑摩托车打劫了落石台河里所有网,扭坏一双拖鞋,我硬是光着脚跟他们在田坎上跑。

  老刘我们去偷草莓吧…

  于是我们一群群,半夜跑到禹门唱好汉歌,折了别家院里的花…

  那个幽默的重庆男人,为邻一二年,相处得很是愉快。

  我想着梅子的强悍,那个我唯一的朋友。哀家从来不过生,今年是上了夫君的当,既难得组一局,为何你在坐月子!!我多想介绍你,我有一个如此明智的朋友,我连生孩子都生不过你!祝福你已经儿女双全!!

  和你做朋友,我该学点什么,心理学?英语?我还是先认完中国的汉字罢,年纪大了看书再也不能囫囵吞枣,不认识的字还是百度一下,注上拼音,以后好教娃娃。

  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韦应物的耳朵太好了,他真的在深林里听到了松子“啪啦”落地的声音了吗?他想的是谁,是同道的朋友还是女人?哈哈哈,陈更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为什么总想串烧你这两句?总觉得这样放在一起更美好。为什么一看到苏东坡我就想起那句“猛虎嗅蔷薇”。啊哈……

  在喧器嘈杂的时代,一个人可以生活在一份自得其乐的安静中,其实是一种能力。甘于平淡生活在世界某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细致体察抚摸身边的一草一木,一餐一饭,始终不断从中间发现美,并默默的发出赞叹。

  唉,我只能甘于平淡啊,要不然还能怎么样。默默的赞叹…我还是记下来吧,我怕我忘记了,我记性差,很容易就忘记那一刻的心动。

  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咱是女人,咱去读诗,可是读多久才能让我这矮胖的身子灵秀起来呢。我的大嘴巴,我的小龅牙,我凶神恶煞的气质啊。。。

  人家写诗,读诗,品诗,我呢,只能算闻诗,且老爱串人家。

  对了,古人也是占了便宜的。顺便掂来的字眼都很美好,哪怕是做农的胡乱吟上一句“犁锄粪桶砍材刀,这山似比那山高…”都是雅致的。可我怎么办?我是个现代卖手机的呀,我卖了七八年手机了,我只会卖手机啊,我若绞尽脑汁写上一句“手机配件价格骚,一山还比一山高…”怎么样都是俗的。

  俗不可耐的俗!

  唉,真想把那些古人请起来问问,你们若活在这个水利钢筋,灯红酒绿的嘈杂世界,这诗应当怎么写。

  神仙难过二三月,那些囊肿羞涩的人群,大大的控制了生意人的心情。

  家家都嚷着生意不好,我怎么有浮生偷得半日闲的窃喜呢。难得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偷着看两个闲字。我觉着,我如此生活着,既得经得起过年寒冬腊月的折腾,也得守住这清风三月的淡漠。要不然怎样?去大街拉人进来买手机。。。

  想许多许多……

  哈哈。。。我喜欢在你的肩上傻站着,看山脉的轮廓,吹凉薄的风,和你一起沉默。

  如今,我已经在你眺望的地方安了家,今生都将你纠缠。

    精选图文
    • 山有木兮
      山有木兮

      青烟袅袅升起,惊扰了一江春水。清明时节雨纷纷。一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一把伞,玲珑有致,暖意满溢。

    • 最蓝不过天,最美不过你
      最蓝不过天,最美不过你

      从古至今,写天空的诗句极少,流传千古的经典名句更是少之又少。也许是天空在人们的生命中无处不在,随时随地

    • 涅槃重生
      涅槃重生

      去年秋天,我把家里的一盆白掌搬到了办公室,长椭圆状的叶子,每一片叶子都从基部生发出来,每隔一段时间不断

    • 盛大绽放
      盛大绽放

      “白掌花开了!”今天早上在我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瞬间,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千呼万唤始出来,茶几上的白掌花

    • 静待花开
      静待花开

      五一节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在浇完白掌的水,停下来拨弄白掌挤挤挨挨叶片的时候,发现在一从嫩叶中间叶芯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