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借我一生有感

|杜方清

  2019年7月4日晚,刚下了一场大雨,空气湿漉漉的闷热。

  此刻我在店里,余秋雨前辈的《借我一生》已经读到…267页,写到余前辈被朋友“偷”送到奉化大桥镇的锦屏山养病,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半山古书”,亦是唤醒了精神上的另一个“境遇”。

  看到这里我就有些这情绪波动了,总觉得要停下眼睛,扑捉一下自己“拨动”的缘由。

  我看书很杂乱,态度也不够认真,看了多年,从未将记忆花在记录作者上,所以很是无知浅薄。

  已经忘记是什么原因买这本书,可能看上一本书的时候这本书或者这个作者在里面被提到过。

  总之翻开这本书的前一秒,看到封面的几个字,下意识的用自己的小聪明觉得,余秋雨这笔名取得很好听,大俗大雅,作者一定是个博览群书淡雅却不娇气的感性女人。

  至于《借我一生》这个本书名,嗯…肯定是个蕴藏很大力量的、爱情为主线的故事。

  事实证明,我错得有多可笑。

  余秋雨是男士,真名,看到至今一半讲的都是“文革”时期社会如何鸡犬不宁。

  我甚至有些怀疑,我要是早生多年,行于如此动荡的社会,面对沉重的悲切和无奈,是否可以激发我的文笔?

  或者,十年二十年以后,多年磨难的生活,信手掂来便成故事?

  想到这,越发觉得自己无耻。

  不过,我真是期待遇到自己的“半山藏书”。

  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

  三毛去了沙哈拉沙漠,陈更每年假期必回乡下老家。贾平凹三天两头到处跑,一写文章就与世隔绝,沿着自己老家走一圈,就写完商州录,余秋雨生病了就遇到自己的半山…还有许多作者,他们都因为各种原因,放下一切世俗,远离社会,去到一个清净的地方,遇见了古迹书籍,领悟到另一个精神境界,升华了自己后皆笔力千钧。

  我这样忙碌的生活、每日用手沾着口水数钞票的销售俗人,什么时候会有“不得已”的外界原因,逼迫着我必须暂时放下养家糊口的责任而清闲一段时间,然后遇见自己的“半山”,领悟自己的“境界”,掌控盖世武功“凌波微步”。

  哈…不能的吧。毕竟昨夜任科让我去学初中和高中语文。

  在他眼里,我一定浅薄到不行。或者,我确实、很浅薄。

  只是自己一直感觉良好而已。

  哪怕我很想告诉任科,我中考语文差两分满分,扣的那两分是作文错别字。

  好在当时立刻止住了辩解的冲动,因为那点分数并不能证明我现在的无知,甚至适得其反。

  我已经不太敢跟任科说话,甚至一想起自己曾经在他面前的卖弄就脸红耳躁。

  那是多么的愚蠢至极。

  通过三毛在《雨季不再来》的自述,她从启蒙看书、到中学的藏书量接近一个小型图书馆。且大多都是文化底蕴深厚的著作。

  余秋雨的阅读量更是惊人,七八岁已经开始帮村里人代写信,为村里生产队记工分。十一岁爬上高高的梯子为会场活动画宣传壁画。

  我的个乖乖…

  小学初中的我在干吗呢?忙着上山打猪草进林坎柴,每天几背篓几背篓的计算,少了挨打挨骂,多了就特有成就感。初中每礼拜的零用平均2.5元,全拿来买一块钱一本的故事会。我的家里偶有几本书也是什么知音之类的成人杂志,还寥寥无几。

  很显然,那些书里常有类似性爱、强奸之类的字眼,并不适合一个农村初中女孩阅读,可没有办法,稍微厚一点的小说我都买不起,只能将那些书偷偷摸摸的翻得卷了角。

  我至今觉得,那些过于早熟的文字,对我还是有些微影响的。

  昨天任科问我,是否还想提高写着技巧。

  我盯了句话想了很久。

  这句话沉淀的底层含义应该是:你是否想在写作这条道坚持发展?以达到名利双收的成绩?

  肯定是想的。

  但是又认命了,我觉得这辈子不太有成功的可能。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差得简直不是一星半点。

  只能尽量不放弃成长,将梦想和思想扔在文字的道上连爬带滚的混着。

  一来;万一某天灵感厚积薄发,有将故事编排出来的能力。写哈利波特那个作者据说就是个带娃多年的家庭妇女,一辈子的梦想用一个故事就成全了。冥冥之中我一直有这种预感,不久的某一天,庇护我的神灵定会给我惊喜。

  二来;若我这辈实在不行,我还有两个闺女,虽谈不上书香门第,创造一个书香家庭还是可以的,让她们在翻阅的书籍里长大,总是有益无害的。通过几个作者的描述,深深体会了一个家庭氛围的重要力量!

    上一篇:爸爸妈妈该如何是好?

    下一篇:半夜醒

    精选图文
    • 黑夜
      黑夜

      黑夜,给人以安详,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了,太阳下山,倦鸟归巢。现在逐渐的喜欢上了黑夜,因为黑夜可以让烦躁的

    • 日常随感
      日常随感

      每一次相遇看似意外却也是命中注定,是生命中的一部份,如若还未见面的遇见呢,那其实是灵魂的邂逅,也许,更

    • 藏在生命里的精彩
      藏在生命里的精彩

      在这个充满生机的地球上,生命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每个生物,只要有一点希望,它就会顽强的活下去。每次

    • 春分到立秋,大概一厘米
      春分到立秋,大概一厘米

      春分到立秋,大概一厘米。你大概想问,这一厘米,是什么。大概是奶酪在烤箱中逐渐融化的等待,大概是上班高峰

    • 广场舞随笔
      广场舞随笔

      自从开始喜欢跳广场舞,那广场就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前提是如果天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每天吃完晚饭,换好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