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网生活随笔杂文随笔文章内容

穷酒

作者:白水 日期:2019-05-15 16:09 浏览: 感言:1

  我刚上班工作的地方,在前门的陕西巷胡同,那可是京城有名的胡同,旧社会摧残妇女的八大胡同之一。

  新社会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查封了妓院,早己没有了丑恶现象。大家都是平等的,陕西巷胡同里有三处工厂,旅馆二三家,人们都和诣工作生活,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可是它也有和京城迴异的地方,尤其是前门楼子底下的胡同,更是显得突出,有自己独特的市井文化。

  前门是个杂吧地,你在这里,能感受到和其它地方不同的社会风俗。

  我在那里听过评书,瞧过打把式买艺的,还看到过喝穷酒的,在这里,我寻找到了许多乐趣,人生百态,百态人生,市井小民的生活,谁能离的开呀?细细品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多少年以后,再想到了他们,是否自己的影子也掺杂在其中,分不出谁是谁了。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那还是冬天的中午,没带午饭。天寒地冻,西北风“呜呜"地刮着,三步并做两步走到石头胡同口的小饭馆,进到屋里,中间的大铁炉子烧得通红,上面铁壶的水哗哗地开着,响着哨音。热汽氤氲散开来,寒意顿消。

  外面北风呼啸,屋里暖和,人也就懒散了,不紧下慢地扒啦着碗里的面享爱着难得的冬日的温暖。

  “啪啦”一声响,厚棉帘掀起,钻进一股凉风,好大一会儿,从外面钻进两个人,看不出多大岁数,二人长相有点相似,脸上的五官都努力地挤揍在一起,显得有些滑稽。头上戴破棉帽子,趿啦着五眼棉窝,都不系鞋带,各穿油渍麻花的棉大衣,一挪一擦地走到柜台。

  其中一个也不多言,拿出两枚硬币,看来是熟客,收钱的女服务员拿出白瓷杯,打了一两酒。他小心端着酒,慢慢走到我对桌坐下,各拿出一个钉子,共用一个酒杯,喝一口酒,嘬一口钉子,不急不慌地喝着酒,不是喝酒,是抿酒,就是很小心咂摸一口,嘬一口钉子,再把酒杯递给对方,两人始终没有说话。

  在他们的酒里,话语是多余,一切都在酒中,在二人的世界看到什么,想到了什么,谁能说清楚呢?这时候,冬日的暖阳从窗户照进来,撒在两个人身上,时光仿佛倒流,我看到什么?想到了什么,好像在很久以前,就是这张桌子,同样的二个人也是这样喝酒的。我是很熟悉这个地方,经常来这里,看二个人喝酒,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即陌生又熟悉。我怎么会有这想法,我就向别人打响这两个人的事情,原来这二人是京剧名角的后代,老先生晚年得子,非常喜欢这二个虽愚笨但憨厚的孩子,钱不富裕,但尽量满足儿子的好酒之瘾。每天给他俩几分钱去喝酒,想想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在,儿女就不能受了点委屈。

  这么多年过去了,前门大街的胡同修得非常漂亮,胡同里的每一块砖,每一块瓦都是仿古的,有的还是汉白玉的雕花的墙边。小饭馆也找不出当年的模样了,过去喝酒的人也不用喝穷酒了,人们生活又有了提高。

  小编特别推荐: 随笔杂感怎么写老北京随笔杂文散文随笔杂文投稿杂文随笔评论教学如何赏析随笔和杂文 ,感谢查阅,欢迎交流!

下一页更精彩:123
2019-05-15 16:49
故乡酿的酒,藏着浓浓的乡愁。
2019-05-15 16:58
回不去的岁月,回不去的乡愁。
我有话要说《穷酒欢迎互动!
注:会员登录后才能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