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酱面

|白水

  现在吃炸酱面,是个很高端的美食了。京城里的名人请客都吃的是炸酱面,可见炸酱面受欢迎的的程度。电视台也来添热闹,请来满嘴口音的一个人,说他的爷爷是给慈禧太后做炸酱面的,老佛爷也吃炸酱面吗?怎么吃炸酱面?我们大家都没有见过,只能任由这个人大说特说,是不是事实,也是云里雾里,你要说不是?这么大的电视台把他请来,让他上来胡说。也不太可能吧!

  一时间,北京炸酱面享誉京城。

  北京专门卖炸酱面的馆子,也有几家了。都说自己是传统正宗的北京炸酱面,可见炸酱面有多火。我也去吃过几回 ,实在是不敢恭维。跑堂的伙计一律是瓜皮小帽,蓝色对襟小褂,青口布鞋,肩上搭着白毛巾。大声吆喝着客人,您来啦,请进。伙计高举托盘,举行仪式地把一碗面,放着面码的小碟儿,依次摆开来。你坐着不用动,只看着就行了。面只有一碗底,伙计把“黄瓜丝,胡萝卜丝,白菜丝,黄豆芽,绿豆芽,青豆,”外加上清蒜一股脑儿里倒进面碗里的时候。你被这个吃饭庄严的顺序感染了,你吃的不是炸酱面,而是他们的一种文化。我也被这庄严的吃炸酱面的文化感染了,没吃着几根儿面,菜倒是吃了不少。是吃面呢?还是吃菜呢?谁能说的清楚呢?银子我可是没少掏。什么东西一上了文化是不是就值了钱了?谁能说的清楚呢?

  其实大可不必,炸酱面在京城的胡同,家家都会做。是很普通的吃食,我上小学二年级就会做炸酱面了。父母上班,给三毛钱,说晚上吃炸酱面。我去肉铺去买肉,卖肉的小伙子留着小胡子,光着膀子,穿着皮围裙,拿着切肉刀跟谁有仇似的瞪着眼,你可别小瞧卖肉的,在当时可是吃香的行业。小时候,买什么东西都要票,买布要布票,吃饭要粮票,买肉要肉票,只有买两毛钱肉不要票,我说买两毛钱要肥的,他顺着肉边切了两公分宽的肉,朝秤上一扔。柜台上的秤就猛地仰起头来,卖肉的手气眼快地抓起肉扔给你。这叫一刀准。 其实我知道他的把戏,蒙小孩儿玩儿。如果他要不猛的这么一扔,秤是不会扬起头了,这样他就会一小块儿一块儿朝上添,大人买肉他是不会玩飘了,他都是会规规矩矩的称东西卖肉的,就会欺负小孩。

  买完肉,回到家。再拿一个碗,到胡同囗的副食店,去买三分钱 黄酱,卖货大妈是个高度近视眼,眼镜儿得有瓶子底厚,先把碗放在秤上,称了重量,然后再打黄酱,眼睛凑在秤上仔细地观察。这才把黄酱打好。我的发小明明,往往趁他转身的时候。欺负她,眼神儿不好,拿副食店的鸡蛋,我可不敢拿,我胆小,害怕我爸打我。多少年以后,己经是大老总的明明,老是板着张老脸一本正经的给手下员工训话的时候,我就想提丫的偷鸡蛋的事。

  我也有挣钱的方法,给我三毛钱,我买两毛钱的肉,三分钱黄酱,花了两毛三分钱,我还剩下七分钱。七分钱可以买冰棍儿吃,还可以买小人书看。这就是我还爱做炸酱面的原因,哈哈哈!小孩子的把戏,大人是猜不透的。也许是知道的,但是假装不知道呗。

  做炸酱面的酱,肉都买回来了。先不急着炸酱,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面。老爸爱吃硬面,和出的面硬,吃到嘴才叫筋道。面要硬,少放些水,多揉会面,让面的柔性出来。面揉好了,有一最重要的环节,就是要醒面,醒面就是拿润湿笼屉布盖在和好的面上。这样和出的面才能软硬适中,做出的面条才吃。在醒面的时间里,才是炸酱的时候。现在我要把炸酱的环节说一遍,不收你们的费啊。两毛钱的肉,正好切成丁儿,把锅烧热,放入底油,油热了,放入肉丁,把肥肉丁的油炒出来。再放入葱姜,葱姜出了香味之后,再放入黄酱,看着黄酱稍微变点色的时候,再放入黄酱等量的水,小火熬,黄酱变成枣红色的时候就行啦。酱熬好,面也醒好了。应该擀面了。我们家擀面的大擀面杖,跟我人一边高,擀面要擀成大片儿,边赶边洒薄面。片越擀越大的时候,把面叠成叠,手指曲起来。压的面上,用刀切面,有一个环节非常重要,手指一定要屈起来,否则切掉手指头,就不用买肉了。面切好啦,大人们下班儿啦,兄弟姐妹也回来啦,一大家子就等着吃我的炸酱面了。

  夏天的时候,煮熟的面。一定要拿凉水过凉凉的,满满的盛上一大碗面,㧟勺炸酱,倒点儿醋,来头蒜,就半根黄瓜吃炸面。你吃去吧,来一碗想两碗,吃了还想吃。尤其是伏天,天热,人都没有食欲,您要是来碗凉凉的炸酱面,食欲大开,署热顿消。胡同里的人为什么爱吃炸酱面,它方便,好做,简单,快捷,不用再做其它菜了。

  吃完了面。是我爸一天最悠闲的时候,沏上大把缸子茉莉高翠,大蒲扇一摇,躺在竹椅上热天乘凉。,这时候,你要是考试不好,在外面闯了祸,往往是能得到轻罚的。

  晚饭后,胡同是孩子的天下,女孩子跳皮筋,男孩子拍烟盒,耍磁片。玩到忘了吃饭的孩子,胡同里就想起了妈妈的叫声,二秃子回家吃饭,三儿回家吃饭,北京的胡同就是这样热热闹闹的进入了黄昏。

    上一篇:穷酒

    下一篇:火灾

    精选图文
    • 喝茶
      喝茶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说明茶是生活的必需品。不像酒,只有在大场面才有,我常常想起来,每当勇士冲

    • 恺灵大陆
      恺灵大陆

      “站住”几位白衣老者追着几位青年,他们跑得飞快,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两位青年被追到悬崖边,前面一位青年手

    • 洗澡
      洗澡

      人有三大乐事,洗澡,剃头,掏耳朵。洗澡,是排在头一位,可见洗澡的重要。在古代听说专门儿放假让官员洗澡。

    • 穷酒
      穷酒

      我刚上班工作的地方,在前门的陕西巷胡同,那可是京城有名的胡同,旧社会摧残妇女的八大胡同之一。新社会在毛

    • 早出
      早出

      出门时天还没亮,踩在路灯撒下的黄地毯上,脚步异常清晰。没有风,路旁的树叶像是被画在墙上一般纹丝不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