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白水

  人有三大乐事,洗澡,剃头,掏耳朵。洗澡,是排在头一位,可见洗澡的重要。在古代听说专门儿放假让官员洗澡。然后穿上用香薰的衣裳,享受一天假期,逢到节日。都要沐浴更衣,干干净净的迎接节日的到来。古人也是挺讲究的。洗澡不叫洗澡,叫沐浴。古代,朝廷已经对洗澡有着成文的规定了,也是人性化的体现。过去的澡堂左右两边儿一幅对联:“金鸡未鸣汤先热,朝霞己初火炯红。”横批洗心净面。就是说;公鸡还没有叫,洗澡水已经烧热了。朝霞还没出,火已经烧的红旺旺的了。

  我们小时候洗澡,是用父母单位发的澡票儿去洗的。一张纸条,上面印着两角陆分钱。小孩洗澡没有花钱的,贰角陆分钱也是钱呀。由于澡票有限,洗澡也不是经常洗的,往往是膝盖上有了皴的时候才去洗。尤其是到了春节,大人们带着几个孩子去洗澡,也是浩浩荡荡的出发。这时候澡堂了,往往是没有床位了,只能脱筐了。大人们往往自己来不及洗澡,先给孩子洗,老大洗完了,给老二洗,老二洗完再给老三洗!家里要是孩子多的,清一色男孩,真够呛。我们一同学,上学了,妈妈还带着去女浴池洗澡,没办法了,洗不过来,好在那会人好说话,不怎么计较。大池子的永远是脏的,上面漂着一层白沫子,公家有的是热水。热水管子常年汨汩流着热水,清除的上面的泡沫。

  洗完了澡,去除了身上的污垢,是身上少了几两泥缘故,轻松了很多。大厅上摆着一个大白桶,里面放着热腾腾的白毛巾,抓起一条敷在脸上,热热的毛巾把脸上的汗毛孔全部打开,美美的擦一把脸,很是惬意。

  往床上一躺,来一壶一毛钱的茉莉花茶。服务员把茶砌好。茉莉花茶的小纸袋儿,套在壶嘴上。美美的喝壶茶,再来一小觉,睡到不想睡的时候起来,在泡一回澡去。那日子真是美啊。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京城那大大小小的澡堂呢,一夜之间全没了。害得我们这些有洗澡情结的人,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洗澡了。洗浴中心,太贵。关键是没有洗澡的氛围。人家不赚洗澡钱,池子太小,水也不怎么热。洗完了又没有躺的地方。好怀念过去的老澡堂的呀。

  听一个澡友介绍,南苑还有一个北京唯一的老澡堂的,不怕路远去瞧瞧。呵,还真是。还是过去那种大箱子,旁边有张小床的老样子。一下子就勾起了我们这些从小洗澡的老人回忆。这不就是我们回到了小时候吗?重温旧梦吗!远点就远点儿吧。远点儿我也去,浴池是一个老字号。名叫双兴堂,听说有100多年历史了。想想也是,历经了光绪,民国,日本,一直到现在,他就是一个文物啊,目睹南苑的往事兴衰,前世今生啊。

  在双兴堂洗澡,有热水喝,自己也可以沏茶;有饭吃,自己也可以带饭;有床睡,洗累了可以睡一觉,解解乏。不计时。你想洗多长时间就洗多长时间,真好哇。洗澡的人形形色色,大多数是老年人。你可不要小瞧这些人呀。有一句俗话说得好。高手在民间呀,在里面找几个在各行各业干的出色的人还真是有。他们劳累了一辈子,到了晚年。来这里泡泡澡,聊聊天儿,快乐的安度晚年。京城唯一的老澡堂的,听说也要拆除,你还能呆多久呢?

    上一篇:儿童节之另外

    下一篇:暖阳树下

    精选图文
    • 喝茶
      喝茶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说明茶是生活的必需品。不像酒,只有在大场面才有,我常常想起来,每当勇士冲

    • 恺灵大陆
      恺灵大陆

      “站住”几位白衣老者追着几位青年,他们跑得飞快,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两位青年被追到悬崖边,前面一位青年手

    • 炸酱面
      炸酱面

      现在吃炸酱面,是个很高端的美食了。京城里的名人请客都吃的是炸酱面,可见炸酱面受欢迎的的程度。电视台也来

    • 穷酒
      穷酒

      我刚上班工作的地方,在前门的陕西巷胡同,那可是京城有名的胡同,旧社会摧残妇女的八大胡同之一。新社会在毛

    • 早出
      早出

      出门时天还没亮,踩在路灯撒下的黄地毯上,脚步异常清晰。没有风,路旁的树叶像是被画在墙上一般纹丝不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