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网 > 生活随笔 > 杂文随笔 >

落入凡尘只为你

作者:杨悦刘君 日期:2019-06-25 09:48:51 浏览:23

  第一世

  我明知你是我的劫难,还是爱你爱到奋不顾身。

  天庭上有两位上仙,一位是花神,洛凡,虽然是花神确是一位美男子。还有一位是雪神,尘入,是个绝色美女,两人已然认识上万年了,尘入对洛凡是一片痴心,连别的神仙都看的出来,只是洛凡总是不予以回应,洛凡下界,历劫,尘入便也下落到凡间,这一世洛凡是一个狐妖,却是个好妖没有害过人,而尘入,便是一个道士,他们的相遇在一片桃林,尘入说你这狐妖,是个好妖,好好修炼便得道成仙,洛凡说,我不在乎是否成仙

  只想跟你在一起,尘入说我是道士自然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洛凡说好吧,过了二十年,尘入马上就要得道成仙了,却还是放心不下洛凡,便去了那处桃林,发现有人要杀洛凡,便与那伙人打了起来,那伙人也是道士,尘入边打边说洛凡不是坏妖,为首的道士说你身为一个道士怎么可以护着一个妖,你说我爱他,那为首的道士又说你明知人妖相恋的后果,闪开。你说我不,后来你终于是寡不敌众倒下了,而洛凡抱着你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爱我啊,你说要是告诉你的话你怎么好好修仙啊,洛凡说我不要成仙,我只要你活着,我说没用的,我说你要好好修仙,下辈子我来找你,你就带着一个面具,还在这找你,你说好。我就这样躺在你怀里死了,你真的有好好修仙,只不过太急于求成了,有一半脸毁容了,你在那桃树下弹琴一直等着我。

  第二世

  那时候我以为遇见你便是最幸运的事情了,后来我才明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的劫难。

  第一次遇见你是在一处桃林,你一身白衣,在树下抚琴,我听的入神,等我反应过来时你已经站在我面前,你的脸上带着一半的面具,另一半的脸,可以说的上是绝美了,你问我姑娘来此处可有何事,我说我只是路过,听到你弹琴便入神了,你微微一笑,想听就长来吧,我说好,我一有空就来那处桃林,只是你每次只弹一首曲子,每次都给我一种凄凉的感觉,后来我问你为什么只弹这一个曲子,你说我在等一个人,我爱的人,只要是她来了,我便不在弹这首曲子了,我好奇的问你为什么戴着面具,你说我这边戴着面具的脸已经毁容了,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说我不会嫌你丑,你说好吧,你就真的把面具取下来了,脸上是触目惊心的疤痕,我用手轻轻抚上你的脸庞,说我不会嫌你丑,我要嫁给你,一辈子陪着你,你说我是桃花妖,而你是人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说没关系,我不在乎。而你说你说你此生非你爱的人不娶,但我不是她,我说好吧,那我陪你等她,终于那个女子来了,确实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你说你要和她浪迹天涯,我说好,你抚琴她跳舞,是如此般配的两个人,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从怀里取出了匕首,刺向你,我吃惊极了,那女子说桃花妖的心可长生不老,说完就带着你的心飞走了,我抱着你,你怎么了,你不要死啊,你怎么不躲开啊,你说,我早就知道她会取我的心,她是道士自然知道我的心的用处,你说这样也好你就可以不必在等我了,我爱你,但我是妖啊,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说不要,我只爱你无论你是什么是人还是妖不重要,你说你一定要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啊,说完你就化作了一只桃花,我将桃花种到了这片桃林中,每天都在桃树下抚琴,是你弹的那一首,我在桃树下等你,这一等就是一生。

  下一世你可不可以不做妖,我们只做平凡的夫妻。

  第三世

  我们都回到天宫,洛凡和尘入,再次重逢,洛凡的脸恢复了,两人一同来到玉帝面前,玉帝说你们可想看看你们的两世情缘,我们都说好,我看完后,说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洛凡,你说是啊我们都说要等对方,可是终究是没在一起,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们不可能,我说你可是有爱的人了,你说没有,我说既然如此,我知道了,后来我回到雪宫,再也没见到过你。

  而我并不知道你已经不能成仙了,在凡间历劫时你已经受了重伤已经命不久矣,回到天庭只是为了让我死心,后来我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问遍了天上的神仙可谁也不知道你去哪了,我猛然间想到了那处桃林,就在那找到了你,你已经快要不行了,我抱着你说求你不要离开我,一定有办法的,我将真气不断输入你体内,你说没用的,

  你说你要好好的尘入,别为了我干傻事了,我知道你爱我,现在说爱你可能有点晚了,但我爱你,我看着你一点一点的化成了点点星光,我说不,我不要一个人了,当天人间下了一场千年不遇的大雪,而我就一直孤独的在那处桃林等你来找我。

  可能爱你是我这三生三世的劫,

  但如果可以我依然会选择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