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随笔网 > 生活随笔 > 杂文随笔 >

洗澡•白神医

作者:白水 日期:2019-09-14 11:43:45 浏览:50

  白神医进了双兴堂,大堂的小伙计刚从瞌睡中醒过神来,确切地说是被酱牛肉的香味给熏醒了,年轻人贪睡,总也睡不醒。

  来双兴堂洗澡的老人们觉少,早早地从京城的四九城赶来,洗头波澡,在这些老人中,白神医来得最早,从来是第一个走进双兴堂的大门。

  老话说的好:头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白神医和小伙计这一老一少爷俩,正是这二个年龄段。

  白神医心疼这个小伙计,明明是个大人,却只有几岁孩子的身高,家里有点好嚼果儿,总不忘带点给这个小伙计。

  小伙计接过酱牛肉,磕睡全无,满脸高兴地说,谢谢白大爷!

  小伙计个矮,声音倒不小,矬老婆高声,在这只有二人的空荡荡的大厅里显得特别响亮。

  白神医伸出指头,轻轻地嘘了一声。

  小伙计调皮地也伸了伸舌头,住了声。

  白神医本名叫什么,来双兴堂洗澡的人并知道。只知道他姓白,初来的时候一双脚黢黑,像穿了一双黑靴子,没有一点肉色,上面结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痂皮。

  无论是刮风下雨,酷暑严寒。白神医每天准时来双兴堂泡澡,他和大多数洗澡的人有点不一样,别人是来洗澡了,他是来治病的。就是来泡那双黑脚!渐渐地双脚有了血色,黑痂完全褪去的时候,他的脚己经和常人无异了。

  久病成医,自己治好了将要截肢的脚, 所以落了个神医的雅号。

  其实他根本不是医生,退休前的职业。也不是医生。

  白神医这个雅号还是小王给起的。

  小王每当休息,必带老父亲来双兴堂洗澡。老父亲年岁大了,也得了脚黑的毛病,大小医院瞧了个遍,也不见好转。

  这可急坏了小王,有人指点叫他问洗头波澡的白大爷,怎么把黑脚治好的。

  小王就特意问白大爷,白大爷一捋山羊胡说:也没有特别的,泡脚吧。

  小王带老父亲洗澡的次数更勤了,只要有时间,就带老父来泡澡,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有所好转,但不明显,只能说病情不发展了。

  小王知道遇到高人了,凡是这些人,都有怪异之举,大都藏着一手绝活,轻易不示人,关键的话没有说出来,所以老父亲的脚老是不见好。

  小伙计跟小王的关系不错,澡堂的事情没有他不清楚的事,看小王是孝顺的人,小伙计就好心告诉小王:我听说还有吃的几味中药,那天他对同来洗澡的朋友说的。

  俗话说求人矮三分,小王就赔着十二分的小心求老白大爷:老父亲的脚见好,但好地不利索,你把治黑脚的方子……

  求了几次,老白大爷不说话,最好一次,老白大爷有点意思,也没说给也没说不给。一捋颏下的胡须,说出了四句话:

  无医悬壶,

  人命关天。

  百善孝大,

  顺应天理。

  说完,喝了囗茉莉香茶,又去泡澡去了。

  留在一旁的小王愣是半天没醒过昧来,索性澡也不洗了,琢磨起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怪自己才疏学浅,悔当初为什么不多读几天书?

  正在为难之际,小伙计走过来,努了努嘴,抬头一看,大喜过望,诗人老莫正裸身从浴池里出来,披肩发飘散开来,激情满怀地感慨道: 啊,生命如此美好,吾有何求,一池清水此生足矣。

  小王忙笑着向前一步对诗人说,我有一事请教,就把老白大爷的四句话给说了出来。

  无医悬壶,

  人命关天。

  百善孝大,

  顺应天理。

  小王的事, 诗人也略之一二,一听小王讲完,顿时眉开眼笑,连说,好事,好事!诗人说,前二句是说秘方不能随便给人,生命悠关的大事,小王咀丧地说,没戏了?诗人老莫说:你别急吗,后两句有缓和的余地。

  诗人老莫对小王咬了耳朵,二人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看小王嗑首称是,面呈喜色。

  没有一年,小王老父亲的黑脚也褪了黑皮,表面露了红色,再过一年,黑脚竟痊愈如初,双脚己常人无异,知道的无不“啧啧”称奇。

  小王逢人就说,神医,真乃神医也。

  至此,老白大爷落了白神医的雅号。

  双兴堂来了闲话,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小王听了诗人的话,送了老白好多钱,才得了治黑脚方子;还有人说老白一分钱没要,念小王是孝子,白白送了小方子,还免费送药;更甚的说法是小王拜了老白干爹,才得了方子,治好了亲爹的病!

  而小王也落下了毛病,逢人就说,神医,真乃神医也!